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
当你说结束暴力并非难事的时候,你是如何看待暴力的?仅仅是说一个人不会再拿刀去砍人了?
我理解的暴力包含比较/模仿/顺从/谴责等等。
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或许你已经做到了,永不再和任何人比了。
但是我看到大多数人包括我自己,虽然口头上承认比较是非常愚蠢的,但是实际上整天比个没完。
你和我谈结束暴力以后的事情,那对我没有任何意义,你或许可以和我谈谈你是如何结束暴力的
观察
当你说结束暴力并非难事的时候,你是如何看待暴力的?仅仅是说一个人不会再拿刀去砍人了?
我理解的暴力包含比较/模仿/顺从/谴责等等。
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或许你已经做到了,永不再和任何人比了。
但是我看 ...
theyco 发表于 2015-11-4 08:10
看到暴力的破坏性,不论是对于物质世界还是人际关系都具有破坏性,一旦看到这一点,暴力便会结束了。
也就是说,不论你认为暴力都包括什么(原因),但是如果你没有看到暴力本身的破坏性,那么暴力这种事物就不会在你身上发生真正的转化。
你说结束自身的暴力不难,对你而言不难,你确实看到了暴力的破坏性,因此任何形式的暴力,不管是砍人/骂人这样表面的暴力,还有比较/依赖这些较为隐秘的暴力,甚至无意识中(如果有无意识)的暴力都一并结束了。
因此你的心中有了和平,不是想象出来的和平,而是实际的确切的真实的和平,和时间无关的宁静,不是今天非暴力,明天又暴力。
的确是如此吗?
观察
这些理论我全知道,但是我依然暴力。
我对理论不感兴趣,因为我可能比你知道的还多。
所以我很想知道或者了解,你在和我谈论空洞的理论,还是你实际上结束了暴力,完全的结束,不是偶尔结束,因为任何一个人都能够偶尔结束暴力,那没有任何意义。
观察
你若还是和世界上任何一个人一样,分裂的看万事万物,却试图去告诉别人分裂的看是错误的,有害的,然后向他人解释如何结束暴力,那是最糟糕的。
你自己还在笼子里,你怎么帮助其他人呢?
观察
本帖最后由 白咖啡 于 2015-11-4 18:21 编辑
你若还是和世界上任何一个人一样,分裂的看万事万物,却试图去告诉别人分裂的看是错误的,有害的,然后向他人解释如何结束暴力,那是最糟糕的。
你自己还在笼子里,你怎么帮助其他人呢?
theyco 发表于 2015-11-4 17:22
的确。那你不妨告诉我怎样是走出笼子,或者说,不分裂地看万事万物又是怎样的状态等等?这个东西能够交流吗?
你说结束自身的暴力不难,对你而言不难,你确实看到了暴力的破坏性,因此任何形式的暴力,不管是砍人/骂人这样表面的暴力,还有比较/依赖这些较为隐秘的暴力,甚至无意识中(如果有无意识)的暴力都一并结束了。
因 ...
theyco 发表于 2015-11-4 17:13
你的理论显然的确快比实际都要丰富了。但实际的事物,还是要比你的理论、比你知道的所有理论丰富。实际的“那个”是无穷的,关于“那个”的理论却是有限的。阁下为何要知道那么多的理论,却不放下理论,简单却清晰地走进实际?
还是说,阁下也已经身处实际之中,早已结束了任何形式的分裂和暴力?若是如此,则甚好甚好。既然自心已经解脱,则更无须求证他人所言是空洞或是实际了。求证他人之空洞或实际,实在是世间高度空洞而不实际的大事物之一。若阁下已经解脱,于此世间怎么还会存有困惑?更谈何求证之说?
你可能完全没有在看我在说什么
我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有结束暴力,我依旧是自我中心的。
我只知道一堆理论,关于理论之外的,我一无所知。
但是你一直表现出一副无我的样子,你好像已经超越了理论,我想了解,你真的如你文字所传达的那样--结束了一切形式的暴力了吗?
我们聊了这么久,你一直避开这个问题,一个已经结束了一切苦难的人为何不能回答如此简单的一个问题?
或者一个人以为自己结束了一切问题,但是又不敢深入的质疑,因此拒绝回答一切简单/直接的问题?
观察
你在另外一个板块挑出我的一些过往言论,然后指指点点,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成熟的表现。
一个人觉得自己什么都懂了,然后到处指点江山。这就是成熟的表现。
但是这样的指指点点并不能解决任何人的问题,因为其中没有丝毫的同情和理解。
我坦诚自己也没有这样的理解力和慈悲心,但是你却假定你自己拥有了(结束了暴力),而你的一切言论都在强调一点,你已经没有问题了,不断的重复强调这个事实,难道不也是一种疾病吗?
观察
X说有次他演讲结束,有个人走过去对他说,你陷入了自我的泥潭不可自拔。
X没有直接反驳他,也没有讥笑那个人的愚蠢,而是认真/细致的检查了好几天。
虽然X并不认为他在自欺,但是他还是不断的去质疑自己。
我发现你甚至不愿意花一秒钟去质疑自己所说的内容。
观察
我花了几分钟回顾了自己前几天所说的内容,我发现从某一处开始我不再看你在说什么了,而是顺着之前的思路继续前行。我没有看到世界(你)实际上发生了改变。
现在我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切,这就是我依然暴力的事实。
观察
We deny tradition by forming a new one.
返回列表